|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温州企业网 » 资讯 » 行业综述 » 新物种的公益经

新物种的公益经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6-01  来源:温州企业网  浏览次数:3

2016年5月10日,在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的10周年庆典上,创新二字成为被与会嘉宾频频提及的关键词。的确,作为一家以社会创新为己任的组织,如果没有创新的思想和行动,那将寸步难行,一无所成。

“社会创新不是发明一个东西,而是重新定义一种观念、一套制度体系、一种组织方式和文化趋势,是以最经济、最合理、最有效的资源配置达到社会问题的解决。” 友成基金会创始人、理事长王平说。

而用友成基金会总裁刘吉人的话来说,友成是专注于社会创新的新物种,这种新物种的出现不仅超出了过去对于企业的定义,而且还完全符合未来社会的期待。这种新的物种要用商业的模式来解决社会问题。

在用创新方式解决社会贫困问题的努力过程中,友成基金会寻找到的有效方法之一是基于互联网技术且符合商业逻辑的公益创新。

MOOC传递电商知识到农村

四川、贵州、云南的很多偏远地区,自然环境非常好,是饱受雾霾侵害的城市居民向往的人间圣地。这些地方还孕育了很多天然无污染的农产品,给当地农民带来了致富的希望。但长期以来,这种希望并没有顺利地变成现实。友成尝试通过电子商务帮助农民实现致富的愿望。

今天的互联网大潮下,大部分农村获取信息的渠道依然单一,接受的信息内容依然单调,获取信息的成本依然高企,信息不对称现象依然非常突出,尤其涉及电商方面的信息非常匮乏。电商扶贫能够实现网货出村出山,使贫困地区人们能够直面更大的市场,实现增收。同时,农村电商实践者也必然会通过电商改变原本封闭的生活状态。

友成希望,电子商务能打通闭塞与链接、循旧与改变之间的障碍,成为贫困地区、偏远地区的人们就业创业增收的新工具和新途径。“我们发现贫困地区有非常多的能人,只不过他们缺少一个支点,缺少一个获得知识的渠道。” 友成电商扶贫项目主任张静说。

在探索电商扶贫的过程中,友成基金会得到了国务院扶贫办、商务部、项目各地政府的支持,也得到了阿里巴巴、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的帮助,更聚合了一批有公益情怀并有志于在电商扶贫领域长期发展的合作伙伴。

“全国零售训练营”妇女经济赋权项目是由沃尔玛基金会资助,由友成基金会在中国范围内开展的主要针对于妇女的电商及零售业培训。该项目旨在通过电商相关技能培训,对参训妇女进行经济赋权,从而提升其经济创收能力,增加家庭收入。

“全国零售训练营”项目通过线上线下O2O培训模式,研发适合贫困地区妇女掌握电商技巧的在线视频课程,培训中国贵州、江西、河北、四川、甘肃五省10000名学员(80%女性,20%男性)。

为此,友成基金会自主开发了MOOC(慕课)平台,以降低专业农村电商知识到农村的送达成本。这个平台涵盖了电商扶贫、电商平台介绍、县域电商发展、农产品挖掘打造、农产品食品安全、农产品品牌、开店实操、农业众筹等模块课程共计200余节。

“全国零售训练营”项目通过友成慕课平台,使用3+2+6的培训方式(3天线上学习+2天线下实操培训+6个月创业就业孵化),让受训者掌握零售业就业和电商就业创业的知识技能,在培训后6个月内实现50%以上的就业创业率,提高他们的经济创收能力。

5月10日这一天,河北涞水县65岁的宋大爷来到了友成基金会10周年庆典的现场送上锦旗,感谢友成的帮助,宋大爷在培训过程中用心学用心练,在花甲之年用自己的双手实现了做电商的梦想。

教育扶贫新思路

友成基金会副理事长汤敏以前主要从事理论和政策研究,到了友成基金会之后他决定要转变做一个公益事业的行动者。在过去的六年中,汤敏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做教育扶贫,用互联网将优质教育资源输送到农村贫困地区的学校。回顾过去几年的工作,汤敏最大的感受是:要做好公益,必须不断创新。

为了解决教育不公平的问题,这么多年来很多机构为农村贫困地区的学校捐了很多善款。现在农村的学校硬件条件已经不错了,有的学校的硬件设施甚至已经超过了城市的学校。但是光有硬件设施还不够,因为教师才是提高教育水平最关键的因素。贫困地区好老师少,公益机构很难将好的老师送到贫困地区并且让他们长期呆在那里,即使有少量老师愿意去,广大农村的需求这么大,这个矛盾如何解决?

友成最早采取的解决办法是,把城市的退休教师组织起来,送他们去贫困地区支教。友成在广西、内蒙等省组织了几千名退休教师,这些支教老师白发苍苍,到农村与贫困地区的老师一起工作,并一点一滴指导当地老师,提高他们的教学水平。这样做的效果不错,很多当地的老师水平提高很快。

就这样一段时间之后,友成觉得做得还不够。因为还是杯水车薪。三年前,友成开始和北京人大附中合作试点“双师教学”,想办法将优质的教学资源送到农村。具体的方式是,每天录制人大附中老师讲课并放到网上。当天晚上乡村老师对人大附中课中超出乡村学校需要掌握的部分进行必要的剪裁。第二天在乡村课堂上播放录像。 当视频中人大附中老师提问人大附中学生时,现场乡村老师把视频停下来,让当地学生来回答人大附中老师的问题。如果学生都答对了,就继续放视频。如果没答对,现场老师就会用几分钟把这个概念讲一遍。到2016年春季,这一试验已在中西部十八个省的130多个贫困地区乡村学校中进行。

根据中央财经大学对这一项目三年的追踪评估,初中进校时实验班和控制对比班的考试成绩几乎完全一样,三年后的中考成绩试验班比控制班平均整整高出了二十分。不但学习成绩大大提高,学生的学习态度,学习兴趣,精神面貌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这种模式成本低廉且易大规模推广。因为把教学课拍下来用互联网送下去,送到200个学校和2000个学校,成本是一样的。同时更有趣的是,这种方式最大的受益者并不是学生,而是乡村学校的老师。他们天天听着人大附中老师的讲课,相当于天天都在接受培训,经过二、三年的学习,很多农村老师都成长起来,成为了当地的优秀教师。一些老师说:“我参加过多次国培计划、省培计划,但双师教学模式是我参加过的最好、受益最大的培训。” 目前,在广西南宁、桂林、重庆彭水、贵州威宁、湖北咸宁、广东东莞等地都开始用双师教学的模式,把本省、本市、本县最好的优秀教师的课拍下来、送下去。

“双师教学”模式成功之后,友成的创新又向前迈了一步。既然学生可以通过视频上课,为什么不能做得更活跃一些呢?友成与清华大学等投资的爱学堂公司合作,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的所有的课,语文、物理、化学等全部做成卡通化的课件,寓教于乐。上个学期开始这种模式在全国将近20个县进行试验。 一旦成功以后,下个学期会在更多的学校进行推广。友成还与“1教室”合作, 把优质的音乐和艺术课用互联网送到缺少音体美老师的乡村学校中去。

“现在一些学生在学习时觉得非常无趣,我们要让厌恶学习的孩子用全新的办法来学习,提高他们的学习兴趣。”汤敏说,“教育不公平是全世界都没能解决好的问题,我们希望通过不断的创新,能够促使这个问题得到解决。”(编辑 张述冠)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